《格列佛遊記》
Jonathan Swift

從小時候就聽過小人國的故事,但並不知道故事內容其實是諷刺文學,批判當時的政治,每次想到格列佛遊記印象似乎只停留在他被小人們五花大綁的樣子,其餘的內容則是斷斷續續的,而在我看完這部作品的時候總算知道整個架構和其意義所在。

作者Jonathan Swift為愛爾蘭作家,生日是十一月三十日,和Mark Twain一樣耶!我的生日也是當天,不過我沒有那兩位作家饒富趣味的個性就是了,而且我發現他們兩位都擅長用一種幽默式的諷刺方法去說明一件道理,我想這在他們的作品中可充分看見他們的機智吧,罵人不帶髒字豈不是這個道理嗎?

英國文學中常出現一種「烏托邦」撰寫模式,許多作品都會因緣際會的讓主角置身於與現實生活完全不同的世界(通常是劫難後的事),爾後在那個地方發生許多事情而讓主角的心境有所轉變,進一步去闡述作者的中心思想,格列佛在航海的冒險旅程中歷經了諸國「小人國」、「巨人國」、「飛島國」、「魔法國」和「慧駰國」。

在小人國中扮演著小人國王的「最佳武器」,讓他們輕易的獲得勝利,而這樣宛若民族英雄的角色卻也遭來其他大臣的嫉妒和討厭,終究讓格列佛像帶罪的人離開。

接著來到巨人國可真是慘,突然間的角色互換讓整個故事又從不同的觀點來描述,在巨人的眼中格列佛像可愛的小玩具,他為撿到他的主人不停的工作,文中提到的字眼「侏儒」感覺相當的輕蔑,這也令我和馬戲團聯想在一起,最後也離開了巨人島。

接下來一段波折後則來到神奇的飛島,也就是宮崎駿大師的天空之城雛型,飛島聽起來頗酷,島因為磁力的關係而可以浮在空中,同時也是由國王所操控,但飛島的人不可思議的信仰科學和音樂,所有的事情都是以幾何造形去形容,幫格列佛做衣服的方法竟然是用尺規去作圖打版,極端要求所謂的精確,然而最後卻做了件非常糟糕的衣服,原因是計算數字中出了一個錯字。

魔法國的國王可差譴鬼神來幫助他們,格列佛因此見到許多偉大的先人,有亞歷山大、漢尼拔、凱撒、荷馬、亞里斯多德等等,可是見到他們卻知道歷史的事實面讓格列佛份外失落,心想:「近代史家把是非顛倒,黑白不分,把惡棍寫成聖人,把英雄當作懦夫。這些近代史不是徒然令人嘆息嗎?」

最後的慧駰國也是類似角色互換的感覺,島上有慧駰和雅虎,慧駰其實是馬,而雅虎則是像人一樣的「醜陋怪物」,格列佛常要和雅虎解釋半天像護士或是法律這些問題,還有為什麼要喝酒這種飲料來傷身;在慧駰那裡的際遇提到死亡這件事很像魔戒小說佛羅多和精靈們一同去仙境一樣,感覺很平靜。回到現實中的格列佛看到家人的那一刻產生厭惡感,因為實在無法忍受雅虎般的人類,不過後來總算習慣了,而且還買了兩匹馬,每天一定要和牠們交談四小時以上……

看完後覺得某些地方好細節,傳記感覺的作品和魯賓遜漂流記一樣,都用第一人稱做視點,沒有對話而是用敘述的方式去寫,又真又假的故事,作者的經歷和體驗成了作品的靈魂,Jonathan Swift的格列佛遊記用天馬行空的思想去鋪陳,我覺得要了解作品真正的內涵不能不知道作者身處的背景,當時的英國帶給他對政治的不滿,而這點讓我想到本國一部作品「鏡花緣」真有異曲同工之妙,也是在許多奇怪的國家看到很多誇張怪誕的事情,他是一個故事但其實也是社會現實。

    陌生人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