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ction:Katherine Mansfield’s “Miss Brill”
Note by Naiyuan.C

讓我注意到的首先是英文名稱的Miss,表示她是個孤獨的老婦人嗎?
整篇文章出現的人物很多很歡樂的感覺,但是卻給我ㄧ種孤獨的寂寞。
對照布瑜兒小姐和乾煎鰈魚的呼應,十分諷刺殘忍的手法,
開頭興奮地拿出那塵封已久的圍巾,好像很久沒有好好打扮,
連圍巾都好像沾上那點喜悅,活脫脫的像真的寵物般,
圍繞著布瑜兒小姐的脖子。

一如往常的,來到這個廣場,變成一種習慣和生活樂趣,
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年齡層自幼到老都有,觀察著他們的言行舉止,
為他們套上對話和故事似乎是布瑜兒小姐的樂趣,現場有著樂隊,
音樂隨著場景人物變換,就像看著電影一般,
布瑜兒說,每個人來到這裡都像個演員,而自己是那個不可或缺的ㄧ角,
心想著如果哪天我突然消失了,這個舞台劇是否演不下去了?
所以每個星期她都會非常準時而且從不缺席的來到這個地方,
希望藉由視覺的慣性,讓大家注意到她?
是的,在我的感覺裡,她是需要愛的,需要被注意的,
就像她那可愛的圍巾也是一種手段。

多出現男女雙雙對對的情景,襯托著布瑜兒小姐的孤寂,
她說一星期中有四個下午她都會唸報紙給一位不認識的老紳士聽,
即使他是自顧自的熟睡。
幻想著自己是位唸報紙的女演員,而手中的報紙正是她的台詞;
演員,是表演藝術中的靈魂,是受人矚目的,
站在那偌大的舞臺上燈光灑在身上,
那美麗耀眼的身段是布瑜兒小姐所渴望的吧,我想。
每個人物的出場、消失帶過時間的遞嬗,
她因為週遭環境讓自己產生感動,她是多需要人群的。
感動的潸然涕下,內心澎湃的情感她化作音樂的旋律,
是那麼的壯闊,然而劇情直轉而下在於一段年輕而美麗的情侶出現,
彷彿是童話故事裡出現的劊子手一般,
殘酷地抹殺了布瑜兒小姐的世界以及她所編織的美麗情景。

「怎麼了?是不是那個蠢老太婆坐在那邊?」男孩問道。
「她幹嘛跑來這裡?誰要她來?那副蠢相還不乖乖躲在家裡?」
「是她的毛-毛皮圍巾啦!簡直太滑稽了嘛!」女孩咯咯笑著
「簡直就像一條乾煎鰈魚嘛!」

給句話打破了布瑜兒小姐的夢,我猶若看到她那乾癟的身軀顫抖著,
艱困的起身臉上沒有笑容,狼狽地、倉促地逃離這個她的大舞台。
強烈對比的手法刻劃出布瑜兒小姐心境的變化,從極喜到致悲,
有種她真是個活在自己世界的女人阿,
此時此刻她聽到自己是不被需要的,被嫌棄的,像個可憐蟲,
她沒有美貌和年輕,更沒有食指握緊的伴侶,我為她感到同情可憐,
活在自己的小世界其實在某個角度來說沒什麼不好,
至少她是快樂有自信的吧。

開頭那條快樂可愛的圍巾的下場是被隨便粗魯的丟回盒子裡……

    陌生人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